yan_yulove

ADONAI【Free!】【CP:宗凛】(5)

流水纸。0:

前篇:http://loveisora.lofter.com/post/36590b_58491fc


 


 》Part 4


宗介再次来到ADONAI,已经是三天后。


尽管百太郎拍摄的照片像素已经被放大到了最高值,他看到的,却也只是那人模糊不清的面容,唯有那团红色,如同火焰般耀眼,非但没有被酒吧的昏暗淹没,反而是清晰地凸显了出来。


那一刻,他俯下身子,手指死死地扣着电脑显示屏的边框,神色既是惊喜又是恍惚。是凛嘛?是那个叫松冈凛的少年吗?如果是,他在那里干什么?宗介不知道。他只知道自己的心里膨胀开的思念和紧张,如同定格了很久的定时炸弹,在这一刻已经走到零时,游走在爆炸的边缘。


然而,每当一个人急于想要去确认某件事实的时候,总会有各种各样七七八八的事情降临到他的头上。所以,在怀疑照片中的少年就是凛的当天晚上,宗介就想着要去ADONAI确认事实,却得知本该今日值班的美波一辉在抓贼的时候被划了一刀,所以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宗介顶班。连着顶了两天班后,第三天夜里,宗介又忽然接到报警,说附近一民宅发生凶()杀案,宗介又被贵澄缠着陪他帮人做笔录,一个晚上又泡汤。


三天后的酒吧恰逢周五,人格外的多。迷迷胧胧的酒精和音乐,缠绕着每一丝空气的暧昧和自由。尽管摆设和第一次来的时候没有多大区别,但是这次宗介却也放松了许多——毕竟不如初次前来时那般拘谨。


宗介并没有叫上任何人,只是一个人靠在吧台边的暗角抽烟。缭绕的烟雾衬得他的脸有些朦胧,却无法掩去他面部分明而英俊的棱角。他看似有些慵懒和无聊,身边的女孩子不断地打量他,也有一些胆大的上前搭讪,他却面无表情,也不予理会,只是一口一口地抽烟,一双眼睛却如鹰隼,注意着来来往往的每一个人。


“诶?你不是上次Kiss Me带来的那位先生吗!”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伴随着肩膀被轻轻地一拍。


宗介回头。是上次那个黄发的服务员。嗯。是叫渚来着?想着是贵澄的朋友,宗介的表情松了一下,朝他有点尴尬的笑笑:“嗯,是你啊。”


渚似乎很开心,娃娃脸上散发出快乐的光芒:“你上次走得好急,Kiss Me也是。我都没问你叫什么。”


“我……我叫宗介。”宗介衡量了一下,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姓氏。为了转移话题似的,他立刻又道,“今天人好多啊。”


“嘻嘻,”渚笑了,“今天也有演出哦,来,我带你去个好位置。”


宗介跟着渚穿过拥挤的人群,来到靠近舞台的一处雅座。渚请宗介入座后,弯下腰:“Kiss Me的朋友就是我们老板的朋友,那也是我的朋友,”他狡黠的眨眨眼,“你要喝什么和我说就行了,今天免单。”


宗介虽然平时总给人不近人情的感觉,但是他心里也清楚,这个服务员显然不简单,不然贵澄也不会故意和他走得那么近。ADONAI这个地方,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,有许多线索,都是通过这里的眼线和流言蜚语来获取的。


宗介想了想,开玩笑:“你免单?你是这里的领班?”


渚倒也不上当,模棱两可地回了句:“你猜呢。”


宗介没说话,学着他的样子暧昧兮兮地笑,这反倒让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:“宗介,有没有人说你不笑比较酷啊!”


“……怎么?我笑起来很难看吗?”


“不不……哈哈只是有点违和,你长得很帅,但是笑起来有点尴尬。”渚颤颤地拿出点单本,“要……要喝什么哈哈哈!”


“你够了……”宗介竟然有些被这人奇怪的笑点感染,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来,“来一杯Cuba Libre。”


“诶呀你还挺懂的。”渚夸赞道,“那我去给你点,马上来!”他单眼眨了一下,笑嘻嘻地跑了。


宗介坐在位子上,从口袋里摸出烟盒,却没有再抽。他看了看手机,屏幕亮起的一刻,显示了时间20:34,同时也跳出一条新信息。


是贵澄。


宗介点开信息,看完后就回了个“好”,然后便锁了屏幕。这时,一个清冷而安静的声音传入了耳朵:“Cuba Libre。”


那声音不带任何感情,却是意外的动听。就像是泉水冲破了冰封的山洞,忽然间流淌而出。宗介抬起头,看见的是之前那个弹贝斯的少年。


那少年并没有看宗介的脸色,自顾自地将酒杯放在了宗介的桌前,随后也不如其他服务员那般微微欠身,只是看了宗介一眼,面无表情地离开了。


然而,就是那一眼,宗介心中无缘无故地警铃大作。


是的,他的确面无表情,但是那个眼神,却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感。也许是职业习惯,宗介尽管不明白那个叫七濑的少年为什么会如此看他,但是他非常确信了一点。


七濑欲言又止。


“嘿!宗介!怎么样!诶你盯着小遥看干嘛?难不成……你喜欢他?”渚忽然从一边冒了出来,把宗介拉回现实。转头再看七濑,却只看见他离开的背影。


“那个七濑……”


“你说小遥啊。他可是我们这里的全能,长得好看,琴弹得好,还会唱歌,好多人都是他的粉丝呢。”


“小遥啊,叫七濑遥吗?”


渚点点头:“怎样怎样?你是不是也很喜欢他?”


“并不是。”宗介喝了口酒,有点辛辣的味道让他舌头一麻。


“嘿嘿。”渚也就是开个玩笑,并没有继续追问。


宗介缓和了一下,又说:“他怎么端盘子?”


这下,渚的脸色有了些变化。他想了想,回答说:“他有时候也会来帮忙,人多的时候太忙了,而且我们这里小偷什么的也是有,最近还有扒窃团伙来作案,白天忙着协助调查,夜里就更忙了。他也是好心。就是有时候有些客人不太识相,对他动手动脚,这就比较麻烦了。”


宗介没有打断渚,听他说完后,点点头:“他是你们这里的员工?”


“不,他……嗯,是老板的朋友。是附近大学的学生,来这里好像是打打零工。性格比较内向,所以,可能比较冷淡,但我觉得他是好人。”渚看着在舞台后面调弦的遥,说。


宗介没有过问太多,一口口抿着酒。


七濑遥。ADONAI的老板。松冈凛。


到底会不会有关系呢?


“渚,我问你个事情。你们这里有没有红头发的员工?”


“诶?红头发?有两个。你是说谁?”


宗介沉默了。这件事情,不能说得太明白。他的脑海里忽然就闪过了很多年前,灰暗的草地、冰冷的高墙、那个组织里的人阴冷的眼光,以及……如同他唯一的太阳的凛。想到这里,他咬了咬嘴唇。


“宗介?”


“嗯?哦,有一个头发长长的,男的,和我差不多年纪,”他回忆着那人的容颜,“牙齿尖尖的,笑起来挺好看的。”


渚摸着下巴:“谁?山田?不对,山田是个大叔。那……卫酱?也不是,那人不是红头发。”忽然,他盯着宗介看,“难道,你是说凛?”


凛?!!!!难道真的是他!!?宗介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,他忽的站了起来,一改刚刚的冷静:“凛?!他在哪里?”


渚被吓了一跳:“你怎么了?”


“喂!渚,演出要开始了。”这时,七濑遥毫无防备地出现在渚的旁边,眼神却死死地盯着宗介。宗介将视线越过了七濑遥,只见他的身后,跟着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。


那人有着一头红发,尖利的牙齿,美艳的容颜,偏偏,少了那阳光一样的笑容。


在那一瞬间,宗介心里的定时炸弹,爆炸了。


 

评论

热度(28)

  1. ☆...⒉ í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傻猪、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Yenko ...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yan_yulove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WEN。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筱秋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